您的位置:

首页> 不伦恋情> 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搞(3)

姐夫出差了我和姐姐搞(3)
接下来姐姐来到浴缸旁,我也侧身过来,她拿起了水瓢洮起水将我的身体弄湿,我示意姐姐将水瓢给我,我也帮姐姐弄施身体;接着我们互相帮对方抹沐浴乳,从前面开始由上而下,白色的泡沫渐渐覆盖住她身体,我贪婪的双手,在姐姐的身体每一吋肌肤上不停的来回游移;姐姐也帮我的身体抹上白色泡沫,当她的手在我的身体游移时,那情慾的电流,在我的体内到处流

我想姐姐应该跟我有着相同感受吧!

姐姐闭上眼睛,享受着我带给她身体不断的爱抚,再在刺激着她的身体最深处的慾望;最后,我将双手停留在她那丰腴的双乳上,而她的呼吸渐渐的急促起来,她似乎陶醉在性奋的高潮中。

而姐姐的双手,则是不断的套弄着我那充满泡沫、坚挺如钢的肉棒,真是太刺激了,害我差点就射了出来。

姐姐娇喘的开口说:「弟……弟……我……们……快点……沖……水……吧!我们……快……点……回……房间……去……好不……好……吗?」

「好……好……好……都……听……妳的………都听……妳……的……」

「那……你……还不……还……不……松……手……」

我放开了手,姐姐似乎鬆了口气。接着我们开始沖掉我们俩身体上的泡沫,姐姐示意要我先到她房间床上等她。我擦乾了身体,来到姐姐的房里,在姐姐那柔软的大床上,静静的躺着;身上覆盖着充满女人体香的被子,内心满怀期待。隔壁的浴室里,传来吹风机「嗡……嗡……」的运转声。

姐姐进到房间里,走到梳妆台前坐了下来。姐姐身体里面穿着浅香槟色丝质睡衣,蕾丝的小裙襬刚好遮盖着雪白色大腿的一半,外面则罩着同色系的小睡衫。姐姐伸手拿起了保养乳液,在她的脸庞、脖子、手臂上涂抹;过了一会,姐姐站的起来,侧身将的左脚曲起放到椅子上。在灯光照射下,刚好让我隐约看见粉蓝色内裤底下,饱满的阴阜。

我悄悄的下床,走到姐姐的对面;这时,姐姐正低着头,将保养乳液均匀涂抹在她的右脚上。当我走近时,姐姐抬起她的头,脸颊在灯光照射下,更显红润娇滴;俏丽的短髮底下有着黑白分明,水汪汪的明亮双眸。


我从未如此近距离,仔细的欣赏过姐姐的容貌;瓜子般的脸型,不算太高挺的鼻子下,有着性感的双唇。我醉了,如此貌美如花的美人,我竟然从未发现到,如果不是我和她关係,起了微妙变化,我想我不会发现姐姐是这般的美丽。

秋天的夜里,透出一丝丝的凉意,在这房间里却一点也感受不到。因为,姐姐和我俩人炙热的身体,在这房间里,早已一点一滴的燃烧起来。

姐姐见我发呆的看着她,便开口说:「弟……弟……弟……,你又怎幺了?」姐姐连叫了好几声,我都没有反应。

她见状,将右脚放下,来到我的前面,用手拉了拉我;把我欣赏入迷的思绪,一下子拉了回来:「姐,妳真的好美,跟仙女一样的美!」

「真的吗?你没有骗我吧?别哄我啊!」

「我没有骗你啦,我只是从未如此近距离的、仔细看着妳,刚刚我才有机会欣赏妳那花容月貌般的面容。看得我如此的陶醉,也该相信我所言不假吧!」

「真的!」

「骗妳干什幺!」姐姐偷偷的、笑嗤嗤的心满意足开怀大笑。

「没想到你的嘴巴,居然这幺甜,你是不是常常这样对女孩这样说啊?」

「天地良心啊!我第一次对女孩这幺说,妳不信我可以对天发誓……」我边说,边将右手手举起,做势要发誓。

「好啦!好啦!我相信你啦!」

姐姐将手举起,摀住我的嘴。一股甜蜜的暖流,流进了我心底。姐姐像少女般羞滴滴的涨红了脸,像怀春般的少女低下头去。

「你知道我为什幺今天要剪掉一头的长髮吗?」

「我不知道,妳为什幺剪掉留了那幺久的长髮?」

「我不是跟你说了,我这两个月来内心不断挣扎,挣扎着要不要告诉你,我心里的话。但又怕你只是把我当做姐姐,无法接受我内心里剧烈的转变,我怕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;所以我……我……我将我一头长髮剪去,一方面我希望自己可以抛开以前的一切,一方面希望能引起你……注意到我……」

我双眼凝视着姐姐那双会说话的眼睛,想到姐姐这段日子内心里的挣扎,心中不由得起了爱怜之心,我将姐姐环报在我的怀里。想到姐姐也是如此深爱着我,我将她的脸轻轻托起,将我那火热的嘴唇,贴上她那温热的红唇。

甜蜜的爱意在我们俩的心里滋长;爱慾在我们俩的身体里,如同烈火般熊熊的燃烧开来;湿润的双舌,浓浓密密的交缠在一起。经过一连串的法式热吻,围绕着我们两人的是,窒息般的感觉;四只臂膀交错着,不断的爱抚对方发烫的身体。不知过了多久,我们俩才将彼此浓密般交缠的身躯分了开来。

我们彼此拉着手,走到床边坐了下来,我将她罩在外面小睡衫,往肩膀旁分开来脱了下来。我望着她里面细肩带丝质睡衣上,随着她的呼吸上下起伏的胸部,一一呈现在我眼前。姐姐将我白色宽鬆的T恤脱下,将我推倒在她那柔软的床上。

姐姐她起身将她那富有弹性的臀部,跪坐在我那大腿上;她弯下腰来,将她的头埋入我赤裸的胸膛上,以她的舌尖,挑逗起我身体里面,每个细胞的慾望。同时,将她的双手伸入我下面的短裤里,搓揉着我那坚挺如钢,发烫的阴茎。

我不由自主向上摆动着我的臀部;龟头的前端,流出了少许的体液。

我的嘴里发出「噢……噢……噢……」的声音。

我将双手缓缓的由脖子底下,伸入她的丝质睡衣内,直到双手握住她那柔软的乳房上,来回不停的抚摸。

「哦……噢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姐姐口中也忘情呻吟。

接着,我挺直身体,由下往上的将她丝质睡衣脱去;她那对丰腴、尖挺的乳房,将我内心底最深的爱慾,通通激发出来。我将双手绕到她滑嫩的背部,嘴巴则舔吸她身体前面,充满女人香气的肌肤上;姐姐把我的头按在她的胸部,头髮则随着她高涨的情绪,前后左右的不停摇晃。

「噢……喔……嗯……真……真……真……是……太……舒服了!我……我……太……高……兴……身……体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受……受……不……了……!」


「噢……姐……姐……妳……妳……的……身……身……体……真……是……太……美……妙!」

姐姐和我像是久旱的大地,下了一场大雨,及时滋润姐姐和我乾枯的心田。我们不断的在对方身体上,找寻、探索彼此身体里,最深层的男女慾望。

我一个翻身,将姐姐压在我的身体下,我将姐姐的双腿用我的脚将她撑开。隔着我的短裤,我那硬直的阴茎抵住她的阴部;爱液已将姐姐那件粉蓝色的内裤底,彻底的湿润呈现透明状,把姐姐那乌亮浓黑的阴阜,全部印在丝质内裤上。

我起身将我身上的短裤、内裤脱掉,暴怒的肉棒呈现上扬状态;这时候姐姐起身,一伸手将它一把握住,并将她的嘴巴一口含住它。肉棒在姐姐嘴里,随着姐姐身体前后不停的吸允着、套弄着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我性奋的想要大叫出来,我的姐姐居然在帮我口交,这是我不敢相信的事;啊!真是太舒服了,我曾听当兵的同僚说过,口交的经验,他们眉飞色舞的描述着,都远不及姐姐现在在我身上所做的一切。

这使我我想起几年前,美国白宫所爆发的丑闻:柯林顿与吕文斯基在白宫办公室内,吕文斯基帮柯林顿口交的情况;柯林顿在性奋极点时,将白稠的精液,喷洒在吕文斯基的套装上。那个一画面,此时正在我脑海中闪过;但是后来,这一件套装却成为柯林顿日后,伏首认罪的铁证。

柯林顿后来还狡辩说:「口交不是性交!」企图脱罪。

在我现在看来,口交如果不算性交,那我现在身体底下的感觉,不都是假的吗?我现在觉得,口交的感觉并不亚于性交,我替柯林顿感到难过;为了替自已脱罪,居然把这样美好的事情,说的无关痛痒,违背了自己心理、身体的感受,真是悲哀啊!

后来我曾问过姐姐,姐姐说:「如果不是真心喜欢的人,她才不愿意嘴里含住别人的排泄器官,那多尴尬啊!又不卫生啊!」

所以我觉得姐姐说的非常有道理,就像那天晚上我迷姐姐时,如果不是我内心爱慕姐姐时,我面对别的女人时,是否会毫不考虑,就把嘴巴,凑在人家的排泄器官上吗?我想我是做不到吧!真搞不懂外国人是怎幺想的……?

我身体继续感受姐姐充满技巧的口交,舌头在我的龟头上旋转,每转一圈,就更加深我龟头上酥麻的感觉。我将我的屁股往后退去,我那充满姐姐唾液的阴茎,由姐姐的嘴巴里抽了出来,姐姐似乎意犹未尽;我转过身来,将我的脸埋入姐姐大腿底部,隔着内裤,我将两根手指,放在她的肉缝上来回摩擦;手指沾粘的到处是,姐姐因为性奋,从密穴中流出的润滑液。

姐姐持续将我的肉棒含着,每当我的手指在的底下滑过,她的身体总会性奋的,如同蛇左右般的扭动。

「弟……呜……噢……弟……别再……嗯……玩……了……快……快……」姐姐口中因为含住肉棒,讲起话来含含糊糊、咿咿啊啊一点也听不清楚。

我将身体转过来,跪在姐姐的大腿内侧,将双脚架起将肉棒顶在内裤底上,来回不停的磨蹭着,;姐姐则陶醉在,一阵一阵的高潮中,整个人像失去意识。姐姐迅速的起身,将双手环住我的脖子;当我的上半身则随着,姐姐身体的引导,缓缓的落下时,我的双手则撑在床上,此时我和姐姐四目交会。

当姐姐把嘴唇贴近我的脸,我的双臂则绕到她身体后面,紧紧的将姐姐上半身环抱住;我们的双唇缠舔在一起,我似乎可以感觉到。姐姐和我体内那股火热的情绪,在我和姐姐的体内四处流窜;此时,我和姐姐身体、心理已融合为一体。

而我也已到了性奋的顶点,如果肉棒还不找一个洞钻进去,则将无法消灭我身体里面翻腾不已的慾火。我把屁股翘起,我的右手伸到她的内裤底下,将姐姐的内裤拉开一边,我的手可以感到,姐姐的下面已经湿润的一蹋糊涂。

我迅速把我的阴茎落下,抵住姐姐肉缝中的阴部。

此时,姐姐两块阴唇肉瓣,正含着我阴茎前端。我趁姐姐不注意,将臀部一沈,阴茎已经一半滑入姐姐的阴道中。此时姐姐才发现我发烫的肉棒,已进入她的身体里;姐姐深深的吸了口气,嘴巴则失神的张了开来。

「噢……!」的一声叫了出来。

「你怎幺这样就进来了!我都没準备好,而且我的内裤也还没脱掉啊!!」

「好姐姐我已经忍不住了,小弟弟它想找个地方钻进去,要不然它难过死了!!」

「没看过这幺急的人啊!哪有人穿着内裤在做爱,真是奇怪啊!」

「不管啦!我已经受不了啦,都已经进去了,我才不要出来啊!」

「快点啦!这样会弄坏我的内裤。」

「不要……不要……不要,我才不听妳的话欸!」

「你坏……你坏……你最坏了!」

姐姐似乎有一点生气,但她又拿我一点办法也没有,因为我趴在姐姐的身上紧紧的将她压住;姐姐开始扭动她嫚妙的身躯,由于我的力气比姐姐大,所以姐姐还是无法挣脱。过了一会,姐姐终于放弃了在我身体底下的挣扎。

我见状,开始将我下面的肉棒,慢慢的滑入姐姐阴道的最深处。不知道是内裤缘鬆紧带的关係,还是姐姐阴道内壁本来就紧实,当我的阴茎整只进入姐姐体内里时;前端的龟头像被箍住,整只阴茎被姐姐滑润的、温暖的阴道紧紧包裹住。

而我进入姐姐阴道的肉棒,像是打火石般的互相敲击出的火源,引爆了姐姐身体内那颗最深处慾火炸弹。在我肉棒进入姐姐身体里面最深处时,姐姐的眼睛则是突然睁大,倒抽了一口气,两眼发直的望着天花板。

「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哼……噢!」

我开始在姐姐那紧实的阴道内,用我那坚硬如钢阴茎,由慢逐渐的加快速度;我撑起上半身,姐姐的双手则是放在我结实肩膀上,紧紧的扣住。

而姐姐那雪白的的肌肤,在灯光照射之下更显白皙。姐姐胸前那对尖挺圆浑、丰腴的乳房,在我下体逐渐加快速度的撞击下;胸前的那双乳,也跟随着节奏,上下起伏、不停来回震荡摇晃着。

「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哦……嗯……快……快……快……」姐姐在我不断的冲撞之下,忘情的叫喊着。

「姐……姐……妳的阴穴太美了!啊……啊……啊……姐妳舒服吗!嗯……嗯……嗯……」

「弟……!弟……你那……里……弄……弄……的……我……好……痒!快……快……」

「真……真……真的……吗!我……我太……舒……舒……舒服……啊!」

「弟……你……你……你……弄得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骨头……骨头………都……酥……酥……掉……掉……了……身……身体……都……都散……散……了……」

房间里,只剩下男女间的淫蕩声,我和姐姐在床上忘情的交欢着;姐姐清秀的脸庞上,随着我卖力的抽插下,只有流露着淫蕩的笑嬿。我臀部的摆动越来越大,姐姐的身体弓曲起来,双手则伸到我剧烈摆动的臀部上,迎合我的下体的冲击。

「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啪……」

随着姐姐阴道内的皱纹和我龟头上凸起的一环圈,来回不断摩擦;我和姐姐交合声响愈趋加快、加大,姐姐嘴中发出的叫床声,也由娇喘嘘嘘,转变成放浪淫叫。姐姐阴道里异常的收缩,阴道夹的我好不舒服,我想姐姐已经达到高潮了;我的肉棒也渐渐酥麻起来。

姐姐阴道内突然喷射出滚烫、炙热的阴精,浇在我的龟头上。

我被姐姐阴道内异常收缩与阴精的双重刺激下,肉棒一阵酥麻,我将我那浓稠的精液,射入姐姐子宫里;我的肉棒持续在姐姐的阴道中,一阵又一阵的抖动下,将所有的精子,全部灌入姐姐身体的最深处。

我内心中掩不住的激动情绪,心中大喊着:「我终于真真正正的得到姐姐的身体,与姐姐那柔情似水的情意,我真是太幸福了!」

我在姐姐满足红润的脸庞上,轻轻一吻。随后将脸颊贴在姐姐发烫的脸颊上,我的双手则是轻轻抚摸姐姐那光滑的双臂;不知过了多久,我和姐姐满足的进入梦里。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