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

首页> 经验故事> 我的女友小茔

我的女友小茔
一大清早,阳光由窗帘的细缝中透进我的房间内,我就意识到那个睡在我旁边的『她』再没有藉口逗留在我的家里了。『她』是我的女朋友,『她』叫做晓茔,我习惯叫她小茔

因为三天前颳起了颱风,导緻天气很差,而那时候小茔就在我家里跟我庆祝07年新年,所以第二天就顺理成章地住下来了。你问,为什幺十二月会颳起颱风?因为小弟我这儿的十二月就正正是夏天啊,夏天颳风都很正常吧∼∼

我住在澳洲的Sydney,因为读书的关係而身处他乡,距今都有两年多吧,而我的女友小茔亦跟我一样。

小茔是我读书时所认识的其中一个女孩,虽然不是同一个科係,但是很幸运地给我在我所修的其中一科遇上她。她的样子不错,虽然比不上我中学时那些校花,但是当你望着她的时候,你会发现她是那些能给你一种清纯又洁白的感觉之女生。而小茔的身材颇为令人垂涎三尺,165㎝高,C罩柸再加上22吋的柳腰,简直是一件上天赏赐给男人的礼物。

我当初是这样想:「想必小茔之前应该有不止一个男朋友吧!」可幸的是,后来我知道原来小茔从来没有交过男朋友,而且性知识更不太丰富,像口交、肛交的都不认识。不过,多得我这一年来的『色』心教导,我的女友小茔已经对性这方面产生了兴趣。很可惜,因为她的宗教规限,至今小茔还不肯把十九年来的处女献给我。

首先回到三个月前小茔到我家打电动那一天吧,那一天非常特别,因为……从那日起,就是所有的邪念萌芽的开始。

「嘟嘟嘟……」那天我一开门,就看到她穿着短裙小背心,小得就是连奶罩都露了一部份花边出来。哈∼∼看着看着,就不其然想将她来个就地正法。首先把她的小背心扯去,然后再大力地抱着她,再来一个舌吻,然后把胸罩解开……

「关门啦!色鬼。」小茔的这一声喝,立刻将我由幻想世界中召回了现实:「唔!哦∼∼」

小茔说:「就算你一直望着人家的衣服,也不可能将我的背心变成透明的。真没你办法,老是在想色色的东西。」

嘿∼∼对啊∼∼我就是这样的一个男人,那又如何?

就在她进门的时候我很快地摸了一下小茔的奶奶,再对她说:「对,我就是大色鬼,从现在开始你要跟我这个色鬼共处一室了,别妄想要逃,我是不会放你走的,嘿∼∼」

「啍∼∼」她用可爱的鼻音啍了一下,也瞪了我一眼,不过什幺都没说,然后就坐下来打电动了。

打了大概十五分钟,就玩腻了,然后换了另外一只游戏。这次是一只射击游戏,因为游戏速度比较快,较容易挂掉,小茔都已经挂好几次了。

「这游戏不好打哦,来,我教你……手要定……还要够快,这样才会準。」嘿∼∼我藉帮她对焦为名,要她坐到我腿上。

过了不久,小茔已经掌握了我教的窍门,已经不要我帮,可以自己一个人好好的玩了。那我当然没闲着没事干啦!我的手开始不安份地在我她身上游走,左手在搓揉她的奶奶,右手中指在她的小裤裤上来回磨擦。

而小茔也忍不住,她有感觉了:「你……你的手……在干什幺?啊哦∼∼」这时我就加大我的搓揉力度和速度说:「你打电动不是玩得蛮开心吗?但是你也好让我快活一下哦∼∼」

我把双手伸进奶罩里,来给小茔一个性感地带全面按摩。我就知道小茔她很享受着胸部和乳头带来的快感,所我还用手指去把玩她乳头。

她的乳头、乳晕是很敏感的,现在一定痒痒的令她好不舒服,舒服到受不了吧!

她很娇柔地呻吟着:「唔……唔……你们男人啊……通通都是喜欢摸人家奶奶的衰色狼……唔……昨天那衰小鬼也是……」

什幺?!……我立刻停下来。对于小茔刚刚的说话,令我心里面非常震惊:「什幺?什幺昨天那小鬼?!」

可能小茔意会到我停了下来,就说:「不是啦老公,不是你想那种。」

我心里想,我靠!什幺摸奶奶不是这种,就是有分很多种的吗?!

小茔继续说:「昨天我跟家中的那个小不点玩,玩累了之后,他就嚷着说要人家抱他回到屋子里面,那是小孩子就无所谓嘛,人家就抱抱他,就在人家抱他的时候,不经意地给他摸了摸,是隔着衣服的啊!」

虽然对于这件事我是很疑惑,很愤怒,但是为了不把气氛给破坏,我亦压低声线的问小茔:「那为什幺你不骂他,任由他摸你胸部?」

她说:「因为我在想,他现在是会对女生产生好奇年龄,所以只是好奇心作祟之下才摸了一摸,更何况万一我骂哭了他,他的父母一定会知道这件事,你说我们以后相处会多尴尬呀!」

这解释真的是气得我回答不了,我的女友只是为了「日后好相见」而给她家的十三岁小男孩摸奶奶,多幺气人!

唉,然后我花了两秒冷静下来,对她说:「那好呀,下一次就完完本本的教他正确的性教育啊,把衣服和奶罩都脱掉嘛!」

她听到之后,脸红着说:「我……我说出来……你不要发脾气啊,其实……那一天……我都没有穿罩罩……」

「什……什幺!」我心里大喊着。

而小茔她好像知道我心里想着什幺,继续说:「不是啦,人家都没留意到罩罩都拿了去洗呀!有秽的……还有什幺的……所以……你不可以发脾气啊∼∼」

即是说,那一天,小茔跟什幺都没穿有什幺分别。

「那我就好奇问一问,你被他搓揉的时候有感觉吗?」我说。

「不是搓揉,只是摸了一下……人家只是小孩子……所以只有一点点吧……没什幺感觉啦!」此时小茔的脸变得更红。

我心想,真的只是一点点吗?平常我给小茔按几下胸部,她的阴道口都会渗出淫液,难道这次换了是个小孩就不会爽吗?!

「好啦,人家不说啦,都已经很尴尬了。」小茔闆着通红的脸跟我说。

我继续说:「好∼∼好,最后一问……那这次之前,或之后还有没有对你胸袭?」

她回答说:「之前都没有,之后在晚上在我唱小儿歌逗他睡觉的时候……他再摸了,直到他睡着。」

我听到这里时,真的差点儿晕倒,我女朋友真的单纯到任由那个十三岁的小男……不!是小色狼!任由那个十三岁的小色狼吃她豆腐?

「哎呀,老公不是应该会生气的吗?你看,你听到裤裆的东东都鼓起来,顶着我呢!你啊,真是个大色鬼∼∼」

什幺?!为什幺我会有生理反应?!我是变态吗?!算了吧……在这一刻我真气得正常思维也短路了。我也顾不了那幺多。不是吗?!事实终归是事实,发生了就不能回头,既然小茔已经给别人吃过豆腐了,还要不作反抗?如今也没什幺东西可说。

不过,我觉得如果我今天不干些什幺事情出来,心里好像不太好受。好!就把现在的怒气化为力量,将你破瓜,让你成为我的女人。亦当是你白给别人吃豆腐而好好惩罚一下吧!

我二话不说就把小茔抱到沙发上,将她的白色小背心脱掉,再把那纯白的花边奶罩向下一拉,那对白雪般的肉球就立刻弹了出来。然后我脱了自己的上衣,再飞扑到小茔的身上,一口含住了那粉红色的乳头,一手扯下她的内裤。

「你……你不要那幺性急嘛,内裤会给你撕开的哦∼∼呀!」她「呀」的一声,正因为我开始大口大口地吸吮着她的乳头。

我的心想:「我的骚女朋友呀,如果我今天不把宝贝插进你的阴道里,我不姓伍!」

以往小茔通常都会合起双脚防止我的进入,但是我现在先突击,佔尽地利,在长而不阔的沙发上,我已经先把我下身攻佔到她两腿中间的有利位置。而且她亦不够气力把我推开,所以她的活动範围已经给我和沙发限製着,这样好的先机一定要好好把握。

我把我的双唇由小茔的粉红色乳头……一直吻到她的嘴唇上。我用一只手轻轻的抚摸着她双乳,另一只手亦静静地把我自己的短裤褪下。看着小茔的一脸陶醉的表情,好像并没有意识到我另一只手的举动,她还在嘴里呻吟着:「唔……唔……啊……」

我把阳具放到小茔的阴道口前,呼∼∼我已经感觉到由她阴道口所传出湿润的暖气。本来褪自己裤子的手,现在则按到她的敏感的阴核上,不断搓揉。

「哦∼∼啊……好舒服啊……唔∼∼啊……你今天好厉害啊∼∼」接吻中的唇分开了,小茔她正快乐地呻吟着:「要……要揉快一点啊……啊∼∼」

以我的经验,小茔再过大约五分钟就会到今天第一次的高潮。很好,以她现在这幺迷乱的状况,一定已经没有能力思考我将会做的事了。

就在小茔差不多高潮的时候,我不再按摩她的乳房了,用手较好我阳具的位置,下身一沉,把齐个龟头都挤进她的阴道里去了。

呼∼∼很热∼∼真的很舒服,整个龟头都给小茔的阴道口吸得贴贴服服,这种又湿又烫的感觉真的会令我加快射精所需的时间。但小茔的处女膜安然健在,我又怎可以先丢盔弃甲呢?!

「唔……啊∼∼老公你都插进去了?!不行啊……好热啊……唔∼∼不……要……」

我不理她说什幺不行的,不过,还是先给小茔的阴道做个热身吧!我慢慢的抽出,再慢慢的插入,一个慢的龟头活塞运动。

「啊啊∼∼真的不……唔……你的龟头很大……很热啊∼∼啊啊……」

大约五、六十下之后,我把活塞的速度加快了一点,而且抽插得比之前用力了一点。

小茔的呻吟声随着我抽插的节奏加速起来:「啊啊啊啊……唔……啊……抽出来啊……我不要……啊啊∼∼」

小茔好像已经适应了我的速度,看来可以再下一城工夫了。现在我每一下插进去的时候,我都把尝试阳具向阴道里面挤进一点。

小茔依然兴奋地高声呻吟着:「啊啊痛……啊啊∼∼不要再插小茔啦……小茔会死啊∼∼啊啊……」

说真的,小茔的阴道真的很紧,虽然夹得我很爽,但还是有点儿痛,而且龟头在她阴道壁的紧迫下不停地来回磨擦,真的有点想射精了。

小茔说:「啊啊……真的痛耶……唔∼∼啊……老公想插死小茔吗……啊啊啊∼∼」

在她每次喊痛的时候,我就把阳具退出一点,不再喊时我又插进一点,就这样的来回下,我整个龟头都已经可以挤进小茔阴道里面了。就这样,整个龟头在热热的肉壁吸吮下,又再疯狂地抽插了五、六十下。

「唔∼∼不要……会痛啊……唔∼∼啊∼∼」虽然小茔常喊痛,亦尝试把我推开,但气力太少了,我反而觉得她正在沉醉于享受比痛苦多呢!

「呀!∼∼到了……到了处女膜了∼∼……啊∼∼不……」

其实龟头一早就碰到了小茔的处女膜了,不过她之前因为太过兴奋而感觉不到,而且她的处女膜到现在才处于伸展到极限的状态。

的确,我也感觉到小茔处女膜的阻力了,我知道只要再下一成力,小茔就会成为我女人了。

这时候,「啊啊啊∼∼要死了∼∼啊!!」小茔终于高潮了:「啊∼∼啊啊啊∼∼唔……嗄……」阴道有节奏的吸吮着我的龟头,淫水喷到马眼上,我再也忍不住,把腰挺得笔直地将全部的精液灌进她的阴道里。这次做得特别爽,所以我也射得特别有劲。

「啊啊∼∼老公的精子很烫啊……啊……射了很多……唔……」

龟头那幺紧贴着处女膜射精,应该全部都由膜中间的洞灌进了阴道吧!

「嗄……唔∼∼嗄……」此时,我俩都喘着气。

虽然我有点累意,但是还未可以就此罢休,现在这个好机会又怎能错过呢!额外的淫水和精液润滑了小茔的阴道,现在要破小茔处子之身应该很容易的吧!

我再来用那还硬绑绑的阳具向前推进,下身再加把劲沉下去。

小茔说:「小茔很累了,不要了,你已经在里面射了很多,不要再来……」嘿,此时小茔好像还不知道我真正目的是要取得她处子之身呢!

「嘟嘟嘟……」就在这时候我的门铃向了。在这幺紧张的关头真的一点都不想去应门,但是不应不行。

「伍哥,你要的硬碟带过来了,快开门啦!」

「来啦!」我应道。

我轻声的跟小茔说:「是阿宗,快去收拾!」我俩赶紧拾回地上的衣物。我快快把衣裤都穿上,小茔则飞奔到厕所里整理整理衣裳。

我去开门给我的朋友阿宗,一开门他就笑着跟我说:「嘿∼∼搞什幺呀你,动作那幺慢,在做什幺好事吗?!害我在外面吃风呢∼∼」

我看他笑得不怀好意,莫非他听到了小茔的呻吟声?!究竟这家伙在门外站了多呢?!不过我也无从考究。

我用还带有些微的喘气的声音说:「没什幺,硬碟快给我啦!」

真的很想快快赶走这个坏我好事的朋友,可是他把东西塞给了我后就一个箭步直冲入厕所,还边走边说:「我真的快忍不住了,先借厕所一用,很快的。」

我什幺都来不及说,阿宗已经走到厕所门前,正当我想告诉他里面有人的时候,他竟然把门打开了。

阿宗呆了一呆,小茔看见他进来也呆住了,原来小茔匆忙之下忘记了把门上锁,阿宗的双眼就这样不停地凝视着正在穿内裤的小茔。

因为穿内裤时要曲起一条腿的关係,小茔的阴户、阴核和刚被我插开了的阴道口都给阿宗看得一览无遗,加上小茔又呆一会,这段时间虽短,但都已经足够给阿宗看得流鼻血了。就连我站的角度不怎幺好,都看得见小茔的阴道口流着还未擦好的白色精液和闪闪发光的淫液,更何况阿宗!

两秒的时间就此过去了,阿宗连声说:「对不起!对不起……不好意思!」然后急步离开了。跟我擦身而过时,我看到他嘴边的淫笑,看得我心也寒起来。

之后小茔因为此事而一直哭,在我的家里好像哭了两个多小时。我一直都在安慰她,而且之前所有的情绪跟气纷全都没了,我只好送她回家。之后我安慰了小茔一个星期,但久不久都好像会为这件事而闷闷不乐。

其实这件事我不是故意的,但也是我间接造成,或许这算是我第一次暴露女朋友的经验了吧!

最热图片   收藏网址www.gk41.com

最热小说   收藏网址www.sw04.com